杂【蓝理】


【蓝理】

  离开北京前一个礼拜,我成功又养肥了一个女人,yeah。四个女孩子像疯子一样横扫了宝琴,然后像疯子一样跑回来,各自找了一辆喜欢的车作妩媚状靠在旁边拍照,仿佛只是为了圆自己一个长远的梦想,和未来有关。



    在宿舍大声放那天在钱柜录的专辑,一个个笑得东倒西歪。mm说:哎呀原来你是走童声路线的阿?阿,我,童声?狂晕,佛祖阿,让我平静一点吧……

  日程满满的日子,妖孽到摇曳生姿的日子。

  “qq无法处理您的要求,出错原因:请5分钟后再试。”全宿舍暴笑:qq肯定是去上厕所了!!!

    在离开北京的前一夜,鼓起勇气跟自己告别。

  冒着寒风奔到楼下打印新的简历、考试大纲、资料,碰到同学,开口就是一句:**,卖了没有?互相笑笑,擦身而过。他不知道我要走,因为我没有告诉。回到电脑前,坐定,大喊:忙完了,要开始耍了!手放在鼠标上,却不知道干什么。23:00,原来,我只有半个小时,而已。



    拒绝收拾东西,只是因为离别太轻,轻到我难以承受。

  看着她湿润的眼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几年来我们都变了太多,从懵懂青涩到老成事故,天晓得变化发生于何时。

  五点会有专车来接,uu抓住我的衣角,说打算去送我,我说好啊,你和壮丁一起去吧。才俊很够意思,据说跟老板请假了,坚决不把那个该死的跟裹脚布一样长的会开到超过五点,我说哥们你够给我面子!!

  离别知情重,说的就是这个吧。关系再好的朋友,有时候都比不上一个陌生人。我们都在相互忍耐和磨合,如今终于不用折腾对方了。

  就让我安静地离开吧~~~!!!(o……………牙倒了)

  其实,明天早上可以早点起来看一部电影然后再把收废品的人叫过来的……%*……*%—……(

看电影里,有人在唱歌:那里已经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我们就这样,散落天涯。

  给自己一个离开的理由,让离别变得狠心,和理所当然。孩子说:等你下次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我说好,下次吧。于是看着她的眼睛在半秒内迅速撤离,不敢转头。

  曾经在华灯初上的时候花枝招展和姐姐去后海晃悠。

  曾经在门口的天桥上和某人一起梨花带雨眼泪鼻涕一大把。

  曾经在屏幕前哭得天昏地暗,然后擦干眼泪去送人。

  曾经很认真对着一桌人说:为了大家,我会努力留在北京的!

  曾经麦霸对麦霸声嘶力竭,以为这样的日子,是常态。

  曾经在紫竹院蹦出一句:要不然我们送你们去考试吧?

  曾经一群女孩子在某处互相指着笑作一团,不管形象。


    至今,同学们还会说:A,你们刚才又聚众呢?

  阿,我说是阿,准备去群殴呢。

  于是开始怀念姐姐推开宿舍门,在阳光照射的光芒中站定,或禽兽或疯狂状朝我挤眉弄眼:小蓝,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玩儿吧!一年后的这个时候,我只能对着宿舍老大这么嚎叫,而她,不是我们的type,她是正常人。

  于是开始怀念若干某人和我于某个节日的晚上在爱上层楼要个包间乱作一团,皮鞋靴子外套散落一地,东倒西歪哼哼唧唧的那一个场景。一年后的这个时候,太阳好,心情好,跑去故地扮大款,发现一个18岁上下的小女生正窝在大沙发里抱着杂志醉生梦死,霎那间就失神,虽然我也不过18,上了4岁,而已。



    于是开始怀念举帮出动四处觅食的日子,从天恩到宝琴到兰州拉面到未遂的东北粮酷,浩浩荡荡一泻千里,吃饱了就撑着互相开玩笑或者打电话“联络”下一顿。一年后的这个时候,和姐姐吃火锅,酣畅淋漓,姐姐大呼:饭团已经从万寿寺扫荡到魏公村乃至五道口了阿。我点点头,笑。

  于是不敢再怀念,我知道我忍不住,只要想起你们。

    还是那句话,天晓得我会遇上什么。

  还有一句,男人,只要一说台湾话和上海话,马上,立刻,迅速,他,就矮了20公分,只多不少!!!!

  以上是自演自语和摘抄,无聊所为。



    高跟鞋的声音踩在地砖上,笃笃笃,很有分量,很空灵。我的皮鞋声音满正的,所以在楼道里走路的时候,经常会产生幻觉,好像我是踩在不可名状的物体上。停住,回头,没有人,向前看,也没有人。然后,继续大踏步向前走。

  劝老大去写博客,是因为觉得人有必要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当作纪念。你可以说这个是公告天下,我就是公告天下,当然是有缘才能看到的。以前想起来的时候,总是发现记不清楚细节,慢慢地想,越想越不清楚,顿时崩溃,其实记忆和感情一样,是不堪一击的。现在都写出来了,条理清楚,脉络根根,无聊的时候看看,才发现那时候实在是%……—%…………*](省略500字)太tnnd单纯了!!!所谓今时不同往日,原来,是个哲理阿。而老大,跟我不同,她的心思比我细腻,经历比我丰富,换句话来说,心里堆积的东西,要多很多。这样的女子,自然需要一个宣泄口。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人的东西,那是靠不住的。我更相信笔端的温柔。

  天气还是发神经一样的好,艳阳高照。据说这样的天气意味着爆冷的春节,我不知道,反正家里不会这样的,而是——一直都很冷。不过还好,上海春天总是来得很早,从立春开始,就回温了。北京的冬天和上海的夏天持续同样长的日子,这都让我恨不适应,因为我既不喜欢大把大把流汗,也不喜欢呼哧呼哧搓手,恩。



    写论文前的一个开题报告,因为被老师毙了两次,把我弄得极度烦躁,几近崩溃。跑到豆豆宿舍去看她的小白鼠,心情好了很多,不过现在,重新开始烦躁。翻箱倒柜,发现没有什么吃得,唯一能吃的东西是越吃越饿的那种——答对了,是苹果。

  在商场看到一件东西没有买,不一定是不中意,很可能是买不起。不管哪种情形,都不妨碍我关心他的下落。所以所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怎么就这么烦躁呢?



    上帝惩罚一个人,有时候是车祸,有时候是绝症,有时候是凶恶的老婆,有时候是……一批事故不断且酷爱倾诉的朋友。

  抓了另外一个男人聊天,他说你今天怎么心情这么好,我说,阿,是这样的,你是我方圆五里内看起来表情最快乐的人。他说最近碰到了一个尤物,我撇撇嘴,说一个真正的尤物,是27岁的女人有17岁的面貌,37岁的智慧,引发男人17岁才有的激情累他生出57岁的白发。他说恩,真有道理,我佩服你,什么时候你也搞一个婚外恋我瞧瞧?我昏了一下,说我成日介骂别人蠢,怎么可能自己做件蠢事授人以柄,放弃我自己的专业形象。他懵掉,我们俩沉默。

  某人终于记起来还有我这个可以拿来唠叨的朋友,我开她玩笑:

  你不是去看看瘦西湖就回来了吗,难不成在丽春院找到工作了? -她啐我说侬找死啊,胡说八道。



    世界就是不公平,一些人想发财一些人就得自卫,一些人要恋爱一些人就得心碎。

  阿呸,我还凤凰涅磐呢。

  那个谁和那个谁怎么样了?有什么变化没有?

  他们俩能有什么变化,一个不锈钢,一个万年青。

  A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小帅哥哦~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我把犯错误的指标都给了你。

   god,女人你最近文学修养见长阿!

  恩,多谢夸奖。


呵呵,呵呵,感谢这帮人,给我精彩的每一天。其实胜男,你大可不必这样折腾自己,乖,要好好生活。



    展望,展望,那不就是一眼看不到头的我的未来。隔壁姐姐每天都是聊天打游戏,偶尔发一个新闻稿,羡慕ing……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混到这种地步,就¥%**……路还是要走,日子还是要过,只是大家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却忘记了彼此凝视。回到上海是我没有选择的选择,也是家人对我的条件。韩刚说你工作两年就等着嫁人吧,我笑,其实这种想法很久以前就有了,工作多没劲,不用工作就有钱多好啊。前几天还和优游讨论呢,结论就是我们俩纯粹在做梦。08年要不要回来看奥运会,恩,如果有人给我提供座位票看比赛我就来,哈哈哈,每次奥运会我都喜欢看游泳阿之类的,别的倒也罢了。胡说八道了一通,还是没有什么展望,或者前方的路不够清楚,让我有了迷茫。anyway,一路走一路看,永远不要回头,才是正道。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6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