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胜男】

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
【胜男】

    大一的时候,是青少系的师兄,我们的导员接我这个新生,我很不争气的当天就感冒了,他给我找了感冒药,我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跟在他身后,搬椅子,搬桌子,不敢讲话。

    大二的时候,我们班接中文系新生,我去的比较晚,有人问我,你也是新生么,心里小乐那么一下子,我还很年轻哦,还能充一年的嫩,然后开心的跑来跑去。

    大三的时候,接新生这件事情已经远去了,在宿舍楼往下看,来来往往的人头攒动,一张一张稚嫩的脸,特意穿的很嫩的样子混下去,还有人问你是新生么,我们就大笑说,我们是老生,很老的生。

    大四了,根本不敢下去看接新生了,觉得自己像是某种进化完全的生物,满身的沧桑气息,脑袋两边时时刻刻挂着两个字,过气……

时光似水,白驹过隙。人生苦短,爱恨有限。这是我经常说的两句话,每次说起来就觉得自己老气横秋的,好像日子过去了很多个年头,我就是天山童姥,我是李莫愁,我是绝情谷下等了18年的小龙女。

    大一的一年,和q,岑腻在一起,像联体婴儿一样,上课总是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q胖子左拥右抱,好不风流快活。

    大二,我是咱班最捣乱的,成绩最差的,逃课最多的女生了。有一次在新教楼的走廊遇见翔子,翔子说,胜男,你和雷毅是咱们班的男女生“逃课双煞”。那一阵子严重失眠,整整一个礼拜睡不着觉,上课的路上遇见管家,管家说,胜男你看上去很gloomy,我顶着苍白的笑脸,说,我很sleepy,但是没说那句,我死活也睡不着。

    大三,我算是逃课最少的了,也没什么课可以逃了,岑说,每周一次你还逃,至少可以看看板上的同学交流下感情吧,我觉得也是,但是五一还是回家住了三个礼拜,然后回来一个月就暑假了,我娘亲都觉得我在家住的太久了。

    大四,我窝在宿舍里,一个礼拜一个礼拜的不见天日,以至于我可以在学校里昂首阔步往前走,目不斜视,然后没有一个人认识我了,见到同学,总是笑得像花儿一样。
    小蓝说,见到很多人都想抱着就哭,但是最后还是笑着说话,然后分开了。要毕业了,我们的校园里,没有如火如荼的凤凰花,没有开呀开的栀子花,没有一点可以用来缅怀的植物或建筑,以我们学校更新如此之快的速度,也许毕业四年,这里就完全的物是人非,年年岁岁楼不似,岁岁年年人也不同,这段日子就掩埋在时间的洪流中,四散分叉,散在生命的长河里了无踪迹。但是不能忘掉的是,胖乎乎的长得像机器猫的q,像大雄的杨帆,像穆斯林的诺佳,像北京人的管家(:P),最长的岑,精致的娃娃和小猪,凶悍的丫头和她男人,触感很好的小蓝(:P),精明能干的wl,上进有为的翔子,送过我一条pp手链的小江,第一天来学校哭得稀里哗啦的宪婷,我们的夜莺婷婷,乖巧的徐丽丽……我没有说到的,自己加上名字来!!!

不能忘记的是从孩子长大的四年,和你们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59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